赶坳的来头,玉卯与米卯

作者:历史地图

在贵州六枝坝湾乡以南的白水河西岸的群山丛中有一座高山叫“坡然”。坡然有一堵几百丈高的悬崖峭壁。峭壁上映出一对人影,远远望去,活象一对永不分离的恋人一样。传说这两个人影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情侣化成的。站在左边的像一个小伙子,站在右边的是一个姑娘。关于这对人影说起来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哩。

赶坳,是湘黔边界尤其是玉屏和新晃两地传统而又盛大的节日,俗称“赶坳节”。它是侗族男女青年相聚山坳,以对唱山歌的形式,谈情说爱,寻找自己心爱的恋人,以求鸾凤和鸣,共度百年。

相传很久很久以前,坡然脚下有个寨子叫坝然。寨中有个卯时生的小崽,名叫“玉卯”,和他同年同月同日卯时生的一个小姑娘,名叫“米卯”,他俩从小就在一起玩耍,玉卯有时给米卯一只美丽的蝴蝶。米卯有时给玉卯一束鲜红的桃花。两人相亲相爱,真象一对兄妹一样。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他俩逐渐感到自己已经不再象童年时代那样随便了。

这样一个充满浪漫色彩且又热闹、火爆的节日,原本就有一个悲情、美好并浪漫的传说。

到十八岁时,玉卯长得十分英俊。米卯生得如花似玉,使布依山寨的后生们,天天上门来找她浪哨。(注;布依语,即、谈情说爱),然而她一个也不爱,因她心里早已爱上了同她从小在一起玩耍的玉卯。

很早以前,在玉屏西南边的一个寨子里,有一个叫姣妹的侗族妹子,聪明美丽,心灵手巧,她唱得一口的好歌,歌声飞起,恰如百灵鸟一样的婉转动听。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,婷婷玉立的她出落得像三月的桃花,惹得寨上甚至更远的小伙们都心动不安,纷纷托媒上门提亲。蝶恋花,后生爱美女,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,可恰恰寨上一个花心的老财主,偏偏看上了姣妹,要娶她为第六房。老财主有钱有势,霸道张扬,他生怕有人把姣妹娶走了,赶忙派狗腿子也上门传话,对姣妹的爹妈放出狠话:这门亲娶定了,若识相,那就红花彩轿抬进门;若不识抬举,则绳索棍棒抢进门!倘若有哪个吃了豹子胆的小子,敢与老爷争亲,那这小子也就怕活到头了!老财主狠话一出,姣妹的爹妈整日愁眉苦脸,原来上门提亲的也都从此避得远远的。

一天清晨,上山砍柴,金黄的阳光照着漫山遍野的桃花,蝴蝶在花间飞来飞去,小鸟在桃树枝上唱个不停。玉卯发现山脚下的米卯正在白水河岸上采着野菜,当他们的目光碰在一块的时候都禁不住地笑了起来。两人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好长时间,谁都不敢吭声。终于还是玉卯抬起头来,大胆地唱出一支山歌:“山中桃花红又红,阿哥心中暖熔熔。自小与妹情意重,今日试妹心如何。”

姣妹劝爹妈,莫着急,急坏了身子害自家。爹妈哪能不着急,财主心狠手辣,说得出就做得出,哪天说不定绳索上身,不知不觉就绑进府去,同这老朽一起,岂不是看女儿跳进火坑。姣妹说,我宁死不去那老鬼家,莫非他真能把我吃了?看着唉声叹气又一无所措的爹妈,姣妹也闷闷不乐,寨子里再也听不到她动听的歌声。

玉卯唱完了山歌,胸中突突地跳,弯着身子不敢抬头。这时,米卯听到半山腰飞出的山歌,知道是玉卯的歌声,此刻她脸刷地一下红到耳根,低下了头。但心里热呼呼的,不由地唱着:“新学刺绣针刺手,初学唱歌难开口。今日小妹开口唱,心中早有玉卯哥。”

一天,姣妹上坡打猪菜。听到对面坳塝上传来一阵清脆的歌声,她抬头望去,一个砍柴回家的年青小伙,正站在坳塝上,一边用手拐子抹汗水,一边对着这边唱歌。

玉卯听完这支歌,心里象蜜糖一样甜放下柴刀,一股劲地往米卯那里跑来。到了米卯身边,两人紧紧地手拉着手,玉卯欢喜地唱着:“我俩上山上到顶,我俩下岭下到坪。我俩连双连到老,莫留一个打单身。”这时米卯用更清脆的歌声回答:“生不丢死不丢,除非白纸包火丢。生不离来死不离,除非蚂蟥生骨头。”

唱歌的人叫三郎,是隔壁寨子的小伙。他也十分喜爱姣妹,只是家境贫穷,既不敢向她表露心迹,也请不起媒人上门提亲。他听说老财主想霸占姣妹,心里愤愤不平,就想远远地用歌声安慰她,鼓起她生活的信心。

从此,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

姣妹听了歌声,也用歌回应三郎,谢谢好人的关心。

第二年春天,玉卯和米卯就要成亲了。正在这时,玉卯的父母悄悄地给玉卯定了亲,娶了一个不合意的姑娘,同时,米卯的父母硬逼米卯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财主。米卯生死不愿。米卯和财主成亲的日期渐渐逼近了。米卯去找玉卯商量,准备逃到很远的地方去成亲。

第二天,当姣妹又出来打猪菜时,发现三郎又在那坳塝上,心里顿时有种别样的感觉,她不知三郎是凑巧还是有意在那里等待。三郎见姣妹来到,立即唱歌问好。姣妹也同样回唱。一曲又一曲,两人慢慢走到了一起。歌声变成了轻轻细语,柔柔情肠,直到太阳落坡,二人才依依不舍地分手。

第二天玉卯和米卯蒙蒙亮就要起程,一出寨门,就碰上财主和一群家丁来接米卯去成亲,米卯和玉卯看到这群野狗迎面走来,知道势头不妙,他俩急忙调头就跑,财主见米卯和一个后生逃跑了,急忙带领家丁,分成几路拼命地追。玉卯和米卯跑呀!跑呀!还是跑不出他们的包围。于是急忙爬上高高的坡然山。财主为了抢得米卯来成亲,紧追不放。从山脚下四面包围起来。一直将玉卯和米卯围到半山的悬崖峭壁上。这时,他俩望着山脚,山顶都有密密麻麻的家丁像蚂蚁般的慢慢搜山。眼看就要搜到他俩身边了。米卯想:无论怎样,都不能落入财主之手,她微笑地牵着玉卯的手,从数百丈高的悬崖峭壁上跳下来。这时,忽然狂风大作天昏地暗,雷吼电闪飘泼大雨下了七天七夜。

连续几天吐心诉情,缠缠绵绵,相许终身。很快,这消息不但寨子上的姐妹知道了,老财主也同样知道了。他大为恼火,命狗腿子急忙上门对姣妹的爹妈说,老爷发怒了,必须立即将姣妹守在家里,不许出门,就在这几天,老爷将选择吉日,大喜成亲。

七天后,云散天晴,财主和家丁们已经被风雨刮往白水河中喂鱼去了。只见悬崖绝壁中出现一男一女的影子。人们一见就认出:左边就是玉卯,右边就是米卯。

三郎听到消息,坐立不安,趁着夜色,在姣妹的好姐妹们的帮助下,悄悄来到姣妹家,要带她一道外逃。爹妈们虽万般不愿,担心女儿今后受苦遭罪,但是不逃走,就得嫁给财主老爷;心一横,也就答应了两个年轻人的请求,任他们为情而奔。

财主老爷得知姣妹与情人私奔了,气得暴跳如雷。既找姣妹的爹妈大闹一场,又到隔壁寨子三郎家大闹一场,还派人四下打探,看二人逃在哪去了,只要发现他们就抓回来一并处置。

姣妹在三郎的带领下,他们逃进了深山老林,在一个叫尖坡的地方安顿下来,搭起茅屋,垦荒种地,男耕女织,恩爱度日。没想到,平静的日子才过半年,老财主还是打探到了他们的踪迹,派人要抓他们回去。

二人宁死不从,在一处悬崖旁,大声喊道:我们生是夫妻,死也是夫妻,今生来生永不分离……之后,相拥而吻,纵身一跳。就在他们的身子在悬崖间坠落时,突然,崖间风声大作,祥云飘飞,紧接,风声变成了清丽婉转的鸟声,祥云里飞出一对美丽的画眉鸟。两只画眉在崖间自由地飞翔,翩翩袅袅,啁啾鸣唱。

兄弟姐妹们都相信姣妹同三郎化成了画眉鸟,从此,在山清水秀的天地里,过起了无人打扰、自由自在、幸福恩爱的夫妻生活,天长地久,同日月共老。此后,追求恋爱自由的侗家青年男女,在姣妹和三郎的殉情日,成群结队地赶到他们化为画眉的尖坡坳,用歌声怀念和赞美、歌颂他们。赶来看年轻人唱歌的长辈们,会带来画眉助兴,让画眉的婉转之声同青年的歌声,声声相映。

久而久之,赶坳演变成了青年男女对唱情歌,寻找恋人的“侗家情人节”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9411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